浅临

初三淡圈

【奥尤】执子之手(猫化梗4)

这章相认⊙▽⊙
——————————————
尤里迎着早晨的阳光跑到走廊里,谢天谢地这时候走廊内人不多。他跑向服务台的方向,在飞逝而过的景物中定位着纸和笔。

那里有!他双眼放光地扑了上去,却在半空中被人拎住了后颈的皮毛。挣扎未果,发现是护士长充满黑气的脸,随后他就被扔了出去,医院的大门在他面前关上了。

医院不能养猫啊……他后知后觉的想着,确实呢,前几次医生和护士们来的时候他都是被奥塔别克塞到床底的。哎,居然以为以为这道门就能拦住小爷。他从一旁的墙壁上几个跳跃,就找到了那个房间。他用力地使爪子敲击在关着的玻璃上,窗户内的奥塔别克抬头注意到了这边,就开了窗户,被扑进来的猫咪撞了满怀。

已经连续看护了三天的奥塔别克被雅科夫硬是推了出去,本来是想着拒绝,可是就连护士长也过来帮忙,说按理应该是一天换一个人的,三天对精神消耗太大了,不要病人醒了自己却先倒了,而且太过疲惫看护也容易出岔子……这个时候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于是奥塔别克望着「尤里」的脸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同意了去医院对面的旅馆住一晚上,为了休息一下补充体力。

他拎着箱子向医院外走去,尤里一早就寻找好了位置,坐在奥塔别克的帽子里望着外面。自从到了巴塞罗那还没来得及好好玩玩呢就出了这档子事。啊宾馆!宾馆会有纸和笔吧!他趴在奥塔别克的背上幸福地想着,于是旁边的过路人看到猫咪身边环绕着一圈粉红色的泡泡,吓了一跳。

办理好了入住手续,他推开房间的门,昏暗的灯光充盈着陌生的房间,无端带来几分安全感。一直从背后的帽子里趴着的尤里轻巧地落在地面厚厚的地摊上,他走到书桌前,终于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纸和笔!不远处的奥塔别克似乎并不在意房间里还有只猫在场,打开了浴室的门。

尤里用两只爪子将笔从笔筒夹里了出来,爪尖的指甲很快就把笔帽打开了,笔在纯白的纸面滚了一圈,在尤里的爪子前停下了。他用爪缝去夹笔,没写两个字就抬不起来爪了。难道……他抬头看着书桌前的镜子,小小的虎牙在灯光下闪烁着。

妈的拼了。他咬牙叼住了笔尾,费力地写出“我是Yuri”这几个字,笔尖颤颤巍巍在纸上画出一道一道的痕迹。当最后一个i的竖写到一半的时候,奥特别克出来了。

朦胧的水汽遮住了大部分的身躯,但仍可以看见宽阔的肩膀和结实的肌肉线条,他回头看向桌子方向,发现桌子上猫咪的一只爪子捂住鼻子,爪下几道鼻血痕迹。

他用毛巾擦着头发,刚想把猫咪抱起来,却突然像是整个人怔住了一样,站在桌子前一言不发,尤里迫切地看向奥塔别克,看到他的嘴唇有微微的颤抖,半晌才终于长出一口气,指着字问向尤里:“尤里?”

尤里努力使自己猫的身体摆出一个像是在点头的姿势。

预想无数次的场景终于到来,奥塔别克会抱着他哭一场吗?还是会骂尤里这么久都不告诉他?尤里有些忐忑地等待着。

然而都没有。奥塔别克抱起毛有些蓬乱,脸部还沾着可疑红色痕迹的猫咪,放进浴室的水分里。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没入水里的尤里呆住了,只能任由奥塔别克将猫用沐浴露打在它的身上。被用吹风机吹干后扔在了柔软的床上。

哎哎哎奥塔别克你要干什么?他心里咆哮着,然而却被拥入温暖的怀里,随后是一片黑暗,奥塔别克似乎把什么东西砸到了灯的开关上。尤里缩在奥塔别克的怀中。这是认出他来了,还是没认出来?他用脑袋顶了顶身前的人,突然感到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

果然还是认出来了吧。他靠在被窝里,心在胸腔里渐渐安定了下来,沉入了甘甜的梦乡。
——————————
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高产过……
想描写的奥总大概是那种沉默的并且含蓄的温柔,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来(ฅ>ω<*ฅ)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