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雪夜/校园】安静亲吻(一)

※安静地谈恋爱(嘘——)

※写的时候听的是《三葉のテーマ》感觉很暖心www

※治愈大家也安抚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qwq献给雪夜也献给某人

————————————————————————

白色的木制窗框将窗外的景色分割成一幅幅画卷,白色的云悠闲游过蔚蓝的苍穹。初春的嫩芽拥着新妆,就连枯草从中也泛起星星点点的淡绿。雪音穿着新制的校服走过树下,阳光投射在校园的大道上,干净温暖的女孩子们三两成群讨论着即将开始的生活,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远处的足球场上,黑白分明的球被远远地踢进球门,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几个男生欢呼起来,汗水挥洒进柔软的草地里。他只看了几眼,便将视线像是逃避什么一样匆匆移开,盯着自己发亮的皮鞋尖不说话。

说起来,在以前的学校里,从来没有过朋友呢,每次有人来搭讪时,却都因为自己的不善言辞而被误解了……他认真思忖着,腿一晃一晃用鞋跟敲打着石砖。身后的树静默矗立着,雪音盯着树干不自觉就入了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然没了人,学园的大钟显示的已然是上课五分钟的时间了。

这个时候应该着急的吧?然而他的心却反而沉静下来,一步一步缓缓向教学楼走去,他还不急,他还有三年的时间来感受这方天地的每一个角落,去享受每一秒的孤独,去拥抱每一份清新的空气,以及观察每一个匆匆行过的人。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会生气还是愉悦?或者是露出蜜一样的笑脸?他忽然感到有些五味杂陈,便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啊啊,抱歉。”一不小心肩膀擦过了某人,雪音回头,看到那人也回望向他。

好漂亮的眼睛。雪音有些吃惊地盯住,那双眸子里光华流转,浅色的地方如同樱花树外的青空,瞳孔边缘则如一望无际的深海,仿佛整个人都要坠落进去,隐约蓝色的火焰在其中燃烧,带有几分别样的风采和恣意。突然发觉自己已经盯着看了半天,雪音急忙移开视线向后退了一步,“抱…抱歉!”真是太失礼了!他在心中谴责着自己。

对方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没关系哦,但是这位同学,现在已经是上课的时间了哟。”他白皙的手指向着钟的方向轻轻晃动了两下,闪耀在雪音的眼睛里。“多谢…告知。”嗫嚅着嘴唇回应,便转身向教学楼飞奔起来。

真是…好丢人!脸上都在发烫,不过话又说回来,刚刚那个人穿着的不是校服,是学校的老师吗?

气喘吁吁跑到教室,却发现老师正在新学期的点名,他偷偷溜了进去,在后排随意找了个座位坐好。点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回答了一声:“到!”雪音看到前排有人微微侧目,便急忙抱以礼貌而又疏离的微笑。直到老师开始讲课,便拿出书包里的课本,一排排铅字的空隙都将被笔记填满。

他看着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写出分明的痕迹。往窗台的方向望去,恰好发现一朵不知名的花飘落窗前,氤氲着漫天的春光,绽放出夺目的光辉。脸上泛起绯红,雪音直愣愣看着窗外,同样的花纷纷扬扬占据了整个窗外,恍惚之间仿佛下了一场淡粉色的雨。他的笔在纸上书写起来,然而向来习惯使用黑笔的他这次却不自觉选了蓝笔,最终看着笔记本上的蓝色墨水只是想要苦笑。

是啊,怎么可以妄想能再见一次那么美丽的蓝呢。

———————————TBC.—————————————

下一章大概写到正式相见ww

依旧背后注意(*/ω\*)
感谢小汐和我拼字数,要不是她我也写不完了√
卡文好难办啊(捂脸)

给自己的日常事务本做了个小拼贴√
希望每一天都好运啊哈哈哈(๑´ㅂ`๑)

摸鱼弄了个夜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夜】小段子

※摸鱼继续玩梗

※设定在原作后期并非前期,只是夜斗对雪音曾经喜欢日和这一点还耿耿于怀

※本来想着直接把手稿照张照片然而被自己的字丑到了所以爆手速码完了

※希望食用愉快www
——————————————————————————
  潮湿的森林里,细细的鸟叫声应和着越来越近的流水声,阳光从细密的树叶缝隙之间透了进来,照射在雪音面前的道路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金黄的圆点。雪音避开脚边的毛毛虫,不禁在内心啧了一声。

  这个混蛋主人!竟然突然说着要找什么红色蘑菇就跑到这种鬼地方来了!不过……他拨开眼前茂盛的枝叶,看向前方正打算跨过小溪的夜斗的背影,扎上的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上下晃动,短袖衬衫被汗液沾湿后粘在了身上,隐约勾勒出清瘦的身形。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脖颈看上去纤长白皙,在阳光下显得有几分透明。

  不知道摸上去会是怎样的光滑柔软呢……他下意识伸出手去。

  “喂!”夜斗突然捂着颈侧转过头来,不满地瞥着雪音:“死小鬼你刚刚又对着日和发情了吧!”…不对,日和她不在这里。雪音看着夜斗的表情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手指着雪音变得有些摇晃:“难不成雪音你…”

  完了,要被发现了。雪音的大脑中一片空白。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了,夜斗他一定会知道的吧。他会接受不了自己这份感情吗?会生气吗?还是会将自己除名?

  夜斗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难不成雪音你是对兔子发情了吗?”
 
  兔…兔子?横贯在他们两人之间的,俨然是一只雪白的兔子,无辜的大眼睛转了几转,一溜烟扎进树丛里不见了。

  更让雪音生气的是夜斗还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着什么果然是思春期小鬼被压抑得太久了的天性吗。“那分明是你吧!几百年都没有女朋友所以想着要对蘑菇下手了吗。”“雪音你这样说太过分啦!蘑菇君它那么可爱!”“过分的是你吧混蛋主人!”

  ……
  错误表白方式的标准结局(摊)

【日和alpha x夜斗omega】暗香

※文艺狗晚期…
※这篇大概是…偏向“细腻的感情描写”??
※以及青紫的粮好好吃啊啊啊!!

——————————————————————————

    从她的角度可以望见的,一地细碎零散的月光如银河倾泻满地,以它独有的柔和光辉笼罩着这座城市,高低交错的楼房间穿插着大大小小的电线杆,小小的妖怪躲避着明亮的月光,他们或是四处游荡,或是萎缩在最不起眼的阴暗角落里,或如过街老鼠般快速窜过狭窄的街道,低垂的眼睛不会去追寻四处的风景。

  在她所站立的直线一路向前延伸,正通过远方黑色风暴的中央,混杂着依春时节樱花的幽幽香气,是一种难以遏制的妖怪的腥气。这两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交织不分彼此,又似乎在缠斗不休。她却仿佛从其中分辨出了第三种味道,是一种清浅的暗香笼罩住了她,虽然虚无缥缈,但却正似满月不灭的光辉,使她无端觉得安宁,仿佛身心都徜徉在这片月光的海洋之中。

  是那个人啊。她的裙摆随着风微微扬起,回头正看到那人在她身侧,微扬的眼眉下清浅的瞳孔中映出了一片深蓝的海。

 
  我……叫壹岐日和,今年18岁,日本高中在校生。

  今天早晨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抚额头,被冷汗沾湿的刘海粘在脸侧,约莫十几秒,清晨窗外的阳光迎合着鸟鸣声唤回了我的思绪。我沉默半晌叹一口气,开始起床找寻上衣。

  今天是第三次梦到夜斗了……我一边刷着牙,看到镜子中自己眼睛周围淡淡的黑眼圈,不禁又伸出手去触摸,入手却只有一片坚硬的冰冷。我忽又有几分茫然,他是真的来过吗?还是说他也是同样梦见的我?

  那个家伙上次离开,距离现在已经快至一月了。尽管自从夜斗从黄泉回来后我每天都有坚持写日记,然而对于他的音容笑貌,却怎么也没办法刻进记忆。明明是杳无音信,却又似乎感觉那家伙无处不在。走过街角,便疑心他就躲在旁边的垃圾桶里;坐在房间,又担心他会不会突然顶着月光出现在窗前。自他离开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中了,甚至是生命之中。啊啊,曾经规划好的人生似乎都被那家伙搅得一团糟了。乱七八糟的思绪在大脑里纠成一团,我低头看向课本,才发现上面画了三个小人。这是我、雪音还有……
还有……

  哎?

  他在共计两个月零二天之后回来了。唤醒我对他的印象又废了一番功夫。如今的他毕竟不会再像三年前那样整天缠着我了,即使仍然是19岁的面孔。

  也大约是自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开始与我试图保持距离。明明自己也像个孩子一样呢。我转着手里的笔,看向侧面床上躺着的他,不禁轻笑。暗香萦绕,我的笔也渐转渐止,整个人放松着趴在了平净的木质桌面上。

  啊,你问是从哪一天以后吗?说起这件事便觉得来气。明明是那家伙自己和我告白,自己任意抹去别人的记忆真是太自私了吧!就算当时说着什么,即使不是情侣也要维持朋友关系什么就是不想离开我这样的话,那也是太过分了啊!……不过幸好他还不知道我把这件事记在了日记本上吧。事后那一天翻开日记本时,一阵阵惊讶和失落感涌上心头。真是差劲透了啊,那家伙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说些什么为我好之类的话,明明那又不是我自己的意志啊。

  看到他微长的头发遮住半面脸颊,我替他半撩耳后,突然发现他眼下的青黑色又浓重了一些,纤细的手腕支棱在淡粉的床单上,压出浅浅的凹陷。就连那香气也变得弱不可寻起来,意识到这一点的我有些惊慌,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

  ……还好没醒。我收回手去,又为自己刚刚的鲁莽而感到后悔。不过也只有在这种他难得安静下来,有些示弱的时候,才能想起他其实是个omega呢……我看着他的侧脸,若有若无的香氛又浮沉起来了。

  这家伙……

  明明就是个孩子呢。

  只是偶然间的缘分就能铭记在心;面对雪音即使被刺到那个地步也不愿放手;明明答应了天师大人说要斩断缘分却还像是个笨蛋一样耍赖不遵守诺言,也还要跑过来缠着自己;解开了和毘沙门天的误会恩怨却仍然赌气般地厌恶着对方;收到了一个神社而已就能哭出来;只是答应了惠比寿的约定就会宁可逃院也要去完成即使只是一顿饭而已……

  但这样也很温柔不是吗?明明自己也是脆弱的,却仍然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之中冲在前方,以自身的姿态保护着其他人。

  我替他掩好被角,他在睡梦中蹭了蹭枕头,似乎呢喃了句什么。我凑过耳朵去听,然而并没有听清。那份只属于他的香气又漂浮起来了,带着某种敏感的倔强。我沉沦于这味道之中,等反应过来时,我已经亲吻上了他的嘴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且不说他是男生我是女的……等等他还是个omega好吧!我惊慌地向后退去,这时妈妈白天所说的话又开始回响在我的脑海里:“说起来日和已经满十八岁了吧?再有几年要不要考虑找个omega?”她当时带着温柔的笑意说到。不不不,就算找omega也不会找这家伙吧!怎么说也要像螳野先生那样帅气啊!双手捂住发热的脸颊,稍冷静后却又有些贪恋起刚刚的柔软。

  不想那么多了啊……我开始投入到面前的习题之中。

  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倾泻出流利的文字。末了提笔,满意地看着回落的笔锋。回头看向天边银河,每一颗星星都在闪烁着,却有淡淡的忧愁涌上我的心头。

  要如何表达呢,我的这份心情。

  突然想到自己曾错过过的他的岁月,又是抱着怎样的伤痛前行的呢?思及此便沉默不已。真相太残忍太沉重,若可以愿我永远不要触碰那些陈年的旧伤。话语在唇边停驻,无论如何也不愿前进出那一步。

  就这样好了,我诚心祈祷着,干脆地做个懦夫,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陪在他的身旁。想要相守,想要保护。无论他位于这片城市中的何方,只要循着那种淡淡的香气,便可以找到他的方向吧。

  不知何时空气中妖怪的腥气消失了,樱花花瓣从窗口飘落了一地,我半跪在床边,手覆在他的腰侧,不知何处而来的暗流撩拨在我的心头。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