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雪夜/校园】安静亲吻(一)

※安静地谈恋爱(嘘——)

※写的时候听的是《三葉のテーマ》感觉很暖心www

※治愈大家也安抚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qwq献给雪夜也献给某人

————————————————————————

白色的木制窗框将窗外的景色分割成一幅幅画卷,白色的云悠闲游过蔚蓝的苍穹。初春的嫩芽拥着新妆,就连枯草从中也泛起星星点点的淡绿。雪音穿着新制的校服走过树下,阳光投射在校园的大道上,干净温暖的女孩子们三两成群讨论着即将开始的生活,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远处的足球场上,黑白分明的球被远远地踢进球门,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几个男生欢呼起来,汗水挥洒进柔软的草地里。他只看了几眼,便将视线像是逃避什么一样匆匆移开,盯着自己发亮的皮鞋尖不说话。

说起来,在以前的学校里,从来没有过朋友呢,每次有人来搭讪时,却都因为自己的不善言辞而被误解了……他认真思忖着,腿一晃一晃用鞋跟敲打着石砖。身后的树静默矗立着,雪音盯着树干不自觉就入了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然没了人,学园的大钟显示的已然是上课五分钟的时间了。

这个时候应该着急的吧?然而他的心却反而沉静下来,一步一步缓缓向教学楼走去,他还不急,他还有三年的时间来感受这方天地的每一个角落,去享受每一秒的孤独,去拥抱每一份清新的空气,以及观察每一个匆匆行过的人。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会生气还是愉悦?或者是露出蜜一样的笑脸?他忽然感到有些五味杂陈,便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啊啊,抱歉。”一不小心肩膀擦过了某人,雪音回头,看到那人也回望向他。

好漂亮的眼睛。雪音有些吃惊地盯住,那双眸子里光华流转,浅色的地方如同樱花树外的青空,瞳孔边缘则如一望无际的深海,仿佛整个人都要坠落进去,隐约蓝色的火焰在其中燃烧,带有几分别样的风采和恣意。突然发觉自己已经盯着看了半天,雪音急忙移开视线向后退了一步,“抱…抱歉!”真是太失礼了!他在心中谴责着自己。

对方却轻轻地摇了摇头:“没关系哦,但是这位同学,现在已经是上课的时间了哟。”他白皙的手指向着钟的方向轻轻晃动了两下,闪耀在雪音的眼睛里。“多谢…告知。”嗫嚅着嘴唇回应,便转身向教学楼飞奔起来。

真是…好丢人!脸上都在发烫,不过话又说回来,刚刚那个人穿着的不是校服,是学校的老师吗?

气喘吁吁跑到教室,却发现老师正在新学期的点名,他偷偷溜了进去,在后排随意找了个座位坐好。点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回答了一声:“到!”雪音看到前排有人微微侧目,便急忙抱以礼貌而又疏离的微笑。直到老师开始讲课,便拿出书包里的课本,一排排铅字的空隙都将被笔记填满。

他看着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写出分明的痕迹。往窗台的方向望去,恰好发现一朵不知名的花飘落窗前,氤氲着漫天的春光,绽放出夺目的光辉。脸上泛起绯红,雪音直愣愣看着窗外,同样的花纷纷扬扬占据了整个窗外,恍惚之间仿佛下了一场淡粉色的雨。他的笔在纸上书写起来,然而向来习惯使用黑笔的他这次却不自觉选了蓝笔,最终看着笔记本上的蓝色墨水只是想要苦笑。

是啊,怎么可以妄想能再见一次那么美丽的蓝呢。

———————————TBC.—————————————

下一章大概写到正式相见ww

依旧背后注意(*/ω\*)
感谢小汐和我拼字数,要不是她我也写不完了√
卡文好难办啊(捂脸)

【雪夜】小段子

※摸鱼继续玩梗

※设定在原作后期并非前期,只是夜斗对雪音曾经喜欢日和这一点还耿耿于怀

※本来想着直接把手稿照张照片然而被自己的字丑到了所以爆手速码完了

※希望食用愉快www
——————————————————————————
  潮湿的森林里,细细的鸟叫声应和着越来越近的流水声,阳光从细密的树叶缝隙之间透了进来,照射在雪音面前的道路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金黄的圆点。雪音避开脚边的毛毛虫,不禁在内心啧了一声。

  这个混蛋主人!竟然突然说着要找什么红色蘑菇就跑到这种鬼地方来了!不过……他拨开眼前茂盛的枝叶,看向前方正打算跨过小溪的夜斗的背影,扎上的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上下晃动,短袖衬衫被汗液沾湿后粘在了身上,隐约勾勒出清瘦的身形。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脖颈看上去纤长白皙,在阳光下显得有几分透明。

  不知道摸上去会是怎样的光滑柔软呢……他下意识伸出手去。

  “喂!”夜斗突然捂着颈侧转过头来,不满地瞥着雪音:“死小鬼你刚刚又对着日和发情了吧!”…不对,日和她不在这里。雪音看着夜斗的表情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手指着雪音变得有些摇晃:“难不成雪音你…”

  完了,要被发现了。雪音的大脑中一片空白。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了,夜斗他一定会知道的吧。他会接受不了自己这份感情吗?会生气吗?还是会将自己除名?

  夜斗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难不成雪音你是对兔子发情了吗?”
 
  兔…兔子?横贯在他们两人之间的,俨然是一只雪白的兔子,无辜的大眼睛转了几转,一溜烟扎进树丛里不见了。

  更让雪音生气的是夜斗还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着什么果然是思春期小鬼被压抑得太久了的天性吗。“那分明是你吧!几百年都没有女朋友所以想着要对蘑菇下手了吗。”“雪音你这样说太过分啦!蘑菇君它那么可爱!”“过分的是你吧混蛋主人!”

  ……
  错误表白方式的标准结局(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