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奥尤】执子之手(猫化梗3)

每天都在这个时间(x)
——————————————————
好无聊啊……尤里扒拉着奥塔别克短短的头发想着,明明距离他昏迷才过了一天而已,勇利维克托他们来探视的时间也不过才两小时,就被护士长以“病人需要休息”为由赶出去了。
本期待着奥塔别克能带自己出去玩,谁知他坐在病床旁边一整天,即使偶尔起身也不过在房间内活动,去过最长的距离是走廊外的抽烟区。尤里坐在他的肩头跟着去了,一闻到那种浓浓的烟味就想跑,小爷可不想从这熏着啊!于是跑到了玻璃门后躲着。

回头看向门内的奥塔别克在门里一支接一支地抽,就像他们已经身处了两个世界,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弥漫开来,酸酸的,涩涩的。

很快一盒就没了,当奥塔别克摸进空的烟盒的时候微微怔了一下。自从参加大奖赛以来,虽然偶尔也有抽烟,但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失态过。是因为他。奥塔别克望向病房的方向,眼神渐渐开始失去目标。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放在那个少年的身上。是因为他的眼神太夺目了吗?就像钻石一样。在午后的舞蹈教室里,像只小孔雀一样骄傲地舒展开自己的身体,紧绷的脊背包含着他高傲的自尊,将那坚定不移的目光投向房间的某个方向。

“喂喂,看那边那个人!”他听到旁边的男孩说到。“好厉害啊,是天才吧。”“他是是尤里·普利塞提哦!”“那个尤里?”“是啊……”男孩露出羡慕的目光,“总有一天,我也能做到那样的吧……”奥塔别克看着他们,悄然离开了人群。

后来在他几年的修行生活中,总是偶然间想起尤里的眼神。明明只是萍水之缘的人,却开始在意起他的一举一动。在比赛中输了赢了,最近又去了哪些地方,甚至是几张自拍,几道美食,他又抑制住了想要问问尤里最近过得怎么样的欲望,又投入到了艰苦的训练之中。

三年久别重逢,看到的尤里又长高了些,果然已经不记得我了吧?他在机场注视着尤里,有点瘦了,身形出现了少年发育期特有的线条,却还是一样的将脊背挺得笔直。在冰场上的他更是绽放出自己所独有的光芒,令任何人都挪不开注视的目光。至于奥塔别克自己,也在将金牌以外的生活中,悄悄关注着他的成长。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只是稍稍不在身边,竟然会昏厥不醒到现在,连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他不是会胡思乱想的人,啊,尤里现在会不会已经醒了?他起身跑过走廊,在病房门前却又迟疑了,打开门,看到的依然是那人沉静的睡颜。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这样安静了吧。奥塔别克无奈地想着,将手指依次划过床上那人的光洁的额头,小巧的鼻尖,最后在红润的嘴唇哪里停留了半晌,又急忙收了回来,仿佛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房间一时陷入无边的沉寂。他垂下手,拿起盘子里的刀,开始慢慢地削苹果。

门边的尤里安静地跳上床,趴在奥塔别克的腿上暗下决心。

是时候该考虑如何变回来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