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奥尤】执子之手(猫化梗2)

※加「」的指的都是尤里原来的身体
——————
门阖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奥塔别克在看到「尤里」后仿佛安心了下来,回头看向肩膀上的猫咪,浑身脏兮兮的毛发几乎粘在了一起。奥塔别克把他放在地上,转身走进卫生间,一分钟后,端出来了一盆水。
猫不都应该是很怕水的吗……奥塔别克思忖着,看着手中猫的黏在一起的毛发在水中渐渐地舒展开来,猫眼轻轻地闭着,猫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水面,溅起的些许水花沾湿了奥塔别克的黑色风衣。没过一会儿,尤里就感觉身上一凉,毛巾在吸干了水分之后变得沉甸甸的,被细心折叠好后放在了卫生间里。

夜过半了吧……猫状的尤里趴在奥塔别克的腿上,本来就是刚比完赛,再加上半天的劳累奔波让他困倦不已,在跌入理想乡的前一秒却被打开的门惊醒了。
站在门口的是雅科夫。他似乎已经办完了入院手续,左手拎了一袋食物,似乎是送来给奥塔别克的。他将尤里轻放在椅子上,自己转身从雅科夫手里接过了东西。
然而即使尤里不特地竖起耳朵听,以猫耳的听力还是轻易地将那些话一字不漏地停下来了。“尤里醒了吗?”“还在睡着。”“啊……”雅科夫很失望地叹了口气,“这袋里是检查报告,这袋是住院要穿的衣服……”奥塔别克一一从雅科夫手里接过东西,唯有在接过衣服时迟疑了一下,“这个必须要换吗?”奥塔别克指着衣服说“嗯。”雅科夫匆匆收拾着物品,没有注意到奥塔别克的失常,“我先走了,就在对面的宾馆住,有事联系我。”在出门之前又加了句“尤里醒了的话给我打电话。”

“……”奥塔别克目送远去的雅科夫,将怀里的东西倾倒在一旁,清点后拿起了那件衣服。一直趴在凳子上的尤里眼睁睁看着奥塔别克走向自己的身体,脑内高速运转。
第一秒:雅科夫给的衣服应该是医院的无菌病服,大约是必须要换的。
第二秒:这件衣服在奥塔别克手里,可能是要给「尤里」换上。
第三秒:奥塔别克他他他真的会做这种事吗?!
第四秒:让别的人来做这件事还不如让他来,何况都是男人有什么不行的。
……
奥塔别克扶起尤里的身体,因昏迷而导致的无力使「他」全靠在了奥塔别克的身上。奥塔别克抱起「尤里」倚靠在床头,像对待小孩子一样耐心地拉下外套的拉链。晚上比赛时没来得及换下的纯白色服装绽放在少年白皙的肌体上,被奥塔别克的手温柔地褪下。
如果猫也能够做到脸红的话,尤里现在应该已经红到耳后。虽然同为男性,他也不想让奥塔别克看到他的身体啊。然而奥塔别克平视前方,将手中的比赛服折叠好好后放在一边,又套好住院服,末了还将系绳打了个蝴蝶结。
……意外的平淡呢。尤里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整只猫摊在了凳子上。看着他将「尤里」缓缓放平在床上,抱起猫状的尤里放在一旁的陪护床上后起身关灯,房间内只有夜灯还散发着温婉柔和的光,淡淡映照在奥塔别克有些疲惫的侧脸上,尤里躺在他的身侧,蓦然心里一动。
长夜将尽,天边已然破晓。
————————
※其实目前有两处暗示
①水里有人故意下药
②猫是不允许进入比赛现场的,但有人把尤里的猫抱来了,并且特地放在了选手休息室的对面
※我印象中住院服应该是有绳子的……而且陪护的人基本上一晚都不能睡,因为要看液输完了的话叫护士。且设定大概是住的高级病房(有钱x),要保证病房安静所以不会有太多人。
※我做到了(疑似的)日更(x)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