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织太】Dark Gold(三)

※私设有,xoc,并没有异能力

※织田作第一人称

※仅一部分,未完

※本文慢热

※辣鸡学生党,如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0v0

 

我仍然保持着每天傍晚,完成任务后前去“Lupin”酒吧的习惯,或是点几杯鸡尾酒,但因为有时要赶稿,便只点了咖啡。

这两天里太宰每天都会在我开始动笔约二十分钟后到达这里,每当他脚下的皮鞋在木地板上踏出轻快的旋律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来了。他也不在我正在写小说的时候来观看,嚷嚷着“会破坏无限世界的可能性”什么的(尽管他这话说的没错),然后一个人从那里找出一本书来看。好吧,组织那边果然没有回音,多半是将我发出的消息淹没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信息垃圾里了。

 

  “今天的海面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想入水呢——啊嘞?”太宰露出了几分惊讶的表情,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显然是我怀里的花斑猫。“织田作……”他走了过来举起了猫,它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之后盘踞在了坐在我身边的太宰的腿上。这次感到有些惊讶的是我了,甚至没有去计较他对我奇怪的称谓。那对我爱答不理,甚至惹急了还会抓人的花斑猫,面对打扰它睡觉的太宰的手指,却甚至感兴趣地去追逐。一人一猫玩得不亦乐乎。我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纸张,手里的笔碰了几下八角小玻璃樽,却不禁想起了一件事。

 

  七天前,我和当时交往了两天的女伴来到这里,我出于礼节性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拿出纸笔,而是同她交谈。在进行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问起:“你听没听过一句话?”我淡淡应了一声,实际上已是兴致缺缺。“人是为了拯救自己而生的。”她皱了皱眉头,举起手中的烟,说:“真是奇怪的言论。”

  自那天回去之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见面。对于我来说这无所谓,毕竟如果思想上都不统一的话,两个人在一起也得不到幸福。

  那句话在我的第二部作品里有写道。她可能并不知道我是那本书的作者。

 

  我再度从回忆的漩涡中挣脱出来,看到的却是太宰的手在我的眼前晃动的黑影,

  “愣神了?”他缩回原座,抱着的猫“喵”的叫了一声,同时看着我。

  “……没事。”我正准备在纸上下笔,突然停止住了。回头问向太宰:“你觉得‘人是为了拯救自己而生的’这句话怎么样?”

  他停下都弄黑猫的手指,回望我的视线,依旧是笑着说:“真是不错的言论啊。”吧台的灯光映照在他暖棕的眼瞳中,隐隐几分细碎的光。

  ……

  “是吗,我明白了。”我用笔点两下纸面,接着飞快地书写起来。

 

(换地点的剧情依旧没有写出来,感觉还是在过渡,希望下一章能写到0.0今天加更的一章w其实现在就是两个人由陌生变得熟悉的过程,以及猫在上一章有提到过的w)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