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织太】Dark Gold(二)

※私设有,xoc,并没有异能力

※织田作第一人称

※仅一部分,未完

※本文慢热

※辣鸡学生党,如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0v0

(Lupin,有道解释为羽扇豆)

  悠扬的萨克斯声随着海潮声飘荡在街头,空气中弥漫着机油、烤肉、香水和酒以及海水的咸腥混杂在一起的味道。黄昏的海上落日将余晖投洒在静静的天边,几艘帆船在远方忙碌着。街头明亮的灯光下,人们仍在开始着夜间的狂欢。

  这里是两方交战的灰色地带,不隶属于任何一方也没有人来管。虽然战火不断,但因为大量走私交易选择在这里,因此意外的繁华。也许你走进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地下就是一座大型的赌场,甚至于如果你在街头上看到一个带着可爱幼女的中年人,他可能就是本地黑帮的老大。简而言之,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但这和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真正的,不起眼的,也并没有什么隐藏底牌的酒吧里,这家名为“Lupin”的酒吧开在这里已有几十年了,或许正因为它规模小,所以才得以在这个地方保留至今——之所以说是我们,是因为我身边还坐着一个人。

  太宰治,不,太宰他现在正试图与旁边的女孩搭讪,似乎说了什么很有趣的笑话,逗得女孩遮掩着红唇笑,几乎趴在了吧台上。我抿一口面前的bule,抑制住想要拿出纸笔写作的欲望,看向关着的玻璃店门,仍是不知做些什么。

  也许我该记录下这一天,上午街边捡到一只无家可归的幼猫,下午按照惯例前去清理尸体,却又意外遇到了敌方干部……想到这个,我又回头看向那边麻烦的人物——那女孩看了看手表,用意大利语焦急地表示自己要走了,在道过别之后踩着10厘米高的高跟鞋冲出了那道玻璃门,门上的铜制铃铛叮叮当当地响着。被留下的男子并没有感到沮丧,而是摆弄着面前的鸡尾酒,打一个漫长的哈欠,向老板抱怨着为什么没有洗洁精。

  要问我为什么在这里,还要把时间导回一个小时前——

 

“带我去任意一家酒吧。”面前的男子似乎并没有考虑到我因高速运转而几乎当机的大脑,几乎称得上是趾高气扬——联想到我的刀还架在他的脖子上的这一点,也许应该说是若无其事,或者是处变不惊?不,那应该是我自己……没有来得及去思考为什么他会提出这个奇怪的要求,我怔愣了三秒之后便放下了刀子,想着路上找个地方给己方干部报个信,便直向战场外走去。在这期间我偷偷用余光打量着他——长长的西服外套一直到脚跟,我反复看了几眼那外套,确定没有隐藏的武器,眼神漫不经心地四下游荡。察觉到他的视线飘向了我,急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装作观察环境的样子。这一招我在以前任何人面前使用都没有穿帮过。但在这个人面前,我觉得,未必。

不久,车已经到了眼前,我打开车门,走到驾驶座处,他也上了车,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日后回想起那一天,我无比庆幸当天没有让他开车)路上我用隐蔽在车中的传讯器发送了消息,不过像我这样的下级成员发布的消息,想必那些干部也未必重视。车窗外的风景急速掠过,太宰纤长的手指敲着腿,蓦然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后期目的就是杀了森欧外……不过前期是重点是谈恋爱)划掉)经历一些事件)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