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溯水鱼。
前半段灵感来源于鲑鱼的故事,后半段灵感来自于泰戈尔《飞鸟集》中一句话——鸟以为把鱼举在空中是一种慈善的举动。
这是一条普通的鱼。
春日溯水而回——它常跟着鱼群,想着头顶上那粼粼的波光,巨大而粗壮的老榕树的根横插入水中,深深地没入水下的淤泥之中去,盘根错节,好似一座水下迷宫,充斥在宽广的水道中。它游了过去,一个一个的小水泡向上升去,升到那满是光明的美丽世界去。
那世界是什么样子呢?它想着,它曾游过枝繁叶茂的热带雨林,也曾游过迂回婉转的山谷急流。夜深了,它孤独地游在冰冷的水中,却还暗暗怀念着那水面以上的世界。它朝思暮想。它也曾跳出水面,看到过那悬崖峭壁,抑或流水人家;它也见识过城市夜晚的繁华,见到过乡下白裙的姑娘眉眼弯弯。
它偏离了既定的航线,它游过了大江南北,游过了姹紫嫣红的春天,游过了绿树成荫的夏天;它游过了黄叶纷飞的秋天,游过了白雪皑皑的冬天。它开始想家了,它又有些恼怒,为什么它只能看到这水下的景色呢?为什么它不能够去那陆地上看看呢?
它委屈,它开心,它悲伤,它又愤然——水流依旧轻轻缓缓唱着歌向前,它跟着,却永远在水里徘徊。
它纵身一跃,跃出水面,这时,一双有力的爪子将它的脊背抓住了——那是一只鱼鹰!鱼鹰发出一声长啸,在青空中盘旋着。鱼的呼吸渐渐困难起来,它身上的水分正在蒸发,可它那双鱼眼却牢牢锁定着周围的景色,那山,那水,那人家,那日光……原来水面上是这样的吗?它开心极了,可它来不及看到更多的景色了——它死了,死在那空中,鱼鹰的爪下,鱼眼还睁着,不肯阖上。
它以为自己看到了世界。
一个渔民笑容满面地唤着他的鱼鹰,欣赏着他的战果——一条大鱼。尽管他从没见过这种鱼可这并不能阻挡他的好心情。渔民一辈子没出过山,他不知道它的家在哪。
当晚,这条鱼被搬上了餐桌。
这是一条溯水的鱼。

开学之初写的……文笔不好不要打我(捂脸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