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伞修|千机纪事 第十六回

妈蛋叔叔:



日上三竿。


吴雪峰摇着纸扇,立在巷头,身子微微后仰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看着街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昨日叶修与他分别之时,眼中分明藏着极为深沉的火焰,细心如他吴雪峰,又怎会看不出来这平日里懒散悠然的小子,竟一瞬间暴露了心绪。而吴雪峰心中虽然诧异,却也什么都未说。对他来说,叶修是个谜,而吴雪峰素日里就很爱去解这些东西。 此番叶修要求将他带在身边,其实是遂了吴雪峰的愿的。他是知道叶修会武的,从那周身的英气就能看得出来,退一万步来说,如若战场上真心诸多凶险,自己尽力护他周全便是。


然而他从正午一直等到傍晚,叶修却还是没有来。


吴雪峰没有心下奇怪。叶修从不是会爽约的人,却不知今日是为何没有来。吴雪峰揉着已经站得酸痛的腿,想着再等两个时辰。马车早已备下,若再不走,就会误了回都城面见君上的时间。


等到月上枝头,街坊纷纷搬出板凳坐在河边纳凉,摇着蒲扇讲起了今晨城外十里竹林的那场大火。


吴雪峰心中一震。


他住在城中的客栈,并不曾知道大火的事情。此刻听到百姓们提及,便好奇地凑过去听。几个街坊见他凑上来,也让热情地将一个马扎递与他坐。


“多谢。”吴雪峰坐下,忙接着先前的话茬,“那大火……是怎么回事?”


“那火可奇怪着哩!”一个老者道,“本来那竹林阴惨惨地,还邪门,十几年来从没有人踏足,也没人接近,却是不知怎的起了大火,还烧得那样快!晨起大家发现,林子就已经没了大半,闷闷地一直烧到晌午,这才停下来。”


“是啊,”另一人道,“原是和镇子隔得远,便也没人去救,只等着火自己停下来。蹊跷的是,烧秃的地面,土都是红的哩!跟透着血一样,看着怪是瘆人!”


吴雪峰犹豫着问:“便是没人伤到?”


“哪里会有哩!”那人道,“那林子里是不住人的。如今烧光了也好,正好可以辟开多种写稻子。”


“怎的从前却是不烧林开地?”


“官老爷不让。”那老者吧嗒吧嗒抽着烟袋,“说是林子里有猛兽,放出来为祸人间。”


“我看是压根子虚乌有。”一人道,“何况那林子倒也未烧精光,还略略留个角落。若是真有什么劳什子鬼啊怪啊,也不算是没了去处。更何况这大约是天灾,原也怪罪不到我们头上。”


这人话说完,四周响起一片喃喃的响应之声。


吴雪峰此时却是早已坐立难安。他早先就听叶修说他与兄妹住在城外竹林,原先只道这家人喜静,却从不知那竹林是蹊跷地方,连镇上百姓都不曾涉足。此时听人们说竹林中不住人,心下更是疑窦渐起。他再未耽搁,站起来整理一下衣冠,向众人作揖告别,便匆匆离去了。


火势已去,明火已都熄灭,地面却还是烫的。势头如此大的火,纵然表面上已停了,暗火却还是在土里闷闷烧着的。吴雪峰提着灯笼,小心地在一片焦土中前行,鞋履是不是地便会踏出些火星,寥寥地浮起在脚边,又倏忽消失殆尽。


吴雪峰心中有些着急,便使了轻功,走得格外快些。他原是不知叶修一家是住在哪里,只得往远处还残留的那一片竹林走,心中只盼他人还好好的,没有葬身在火海里。


如此这般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终于来到那片竹林前。吴雪峰小心地身手拨开外围被烧焦的竹子,一头钻了进去。


进得竹林,便瞬间感到周身温度降了下来。冷热一交替,吴雪峰不禁打了个喷嚏。再向前行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突然看见一条小溪穿林而过,那小溪对面,是一座小小庭院,安谧地立着,仿佛与时间隔绝。


吴雪峰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压低灯笼,一个纵跃跨过小溪,轻轻巧巧落在院门外。


他见院门并未拴住,犹豫了一下,便轻轻推门进去了。


院中黑漆漆的,并未掌灯。吴雪峰手中灯笼已半燃尽,火光迷离,朦胧间竟是先听到“忽忽”两声,伴着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是谁?!”


吴雪峰一惊,忙甩动衣袖,将破空而来的暗器打飞,然后将手中灯笼提至眼前,照亮自己面容,朗声道:“在下吴雪峰,乃是叶修小友的相识。今次唐突打扰,还望见谅。”


吴雪峰努力眯着眼睛,想看清来人,无奈天光暗淡,只看得见几步路远,前方隐隐约约是个回廊。


“沐橙,掌灯罢。”一个嘶哑的声音从廊下传来,像是声带被割开一样。


廊柱旁,一盏明黄色的灯亮起来,然后是另一盏。


柔和的光线下,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子脸上犹自带泪,她轻轻摇灭火折,拢起袖子,向吴雪峰微微福了一福。她身旁,叶修身上衣衫污秽不堪,发冠凌乱。他跪坐在地上,怀中死死抱着一人。


“云水兄,抱歉,”叶修嗓音沙哑,听上去很是难受。他缓缓抬起头,凌乱的头发垂下,双眼黯淡无光,“我失约了。”




叶修抱着苏沐秋的尸身,在廊下坐了一天一夜。


他不能把苏沐秋埋起来,因为人一入土就再不得相见。他也不能将人放下,所以便死死抱着,将冰凉的骨肉揉进怀里。


苏沐橙一遍遍地问“哥哥怎么了”,他不想,也没力气隐瞒,便一遍遍地讲与她听。起先有泪,再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沐橙哭得伤心,他仍牢牢将苏沐秋抱着,腾出一只手揽着苏沐橙,轻轻道:“莫怕,还有我。”然则说了却是心下更加凄凉。叶修自知沐橙宁愿此时是苏沐秋抱着自己的尸身,哑哑然张了口,连安慰的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索性不再说,只剩了一句“对不住。”


他知道自己应当做的更好些。比如哄沐橙去睡觉,或是给她煮些吃的,然后二人将苏沐秋葬下,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这些事,他一件都没做。


他只是抱着苏沐秋的尸身,手足无措地看着苏沐橙伏在一旁哭得哀切,却除了理理她的发,什么都做不了。


后来沐橙伏在一旁睡去了,叶修笨手笨脚地除下外衫,盖在沐橙身上。他愣愣地看着安静睡去的沐橙,又低头看看早已没了生气的苏沐秋,心中大怮,口中腥甜气味渐起。睡醒的阿彩一摇三晃地爬上台阶,先是用头拱了拱沐橙,被叶修轻声喝住了。它显然大为委屈,又骨碌碌滚到叶修脚下来,用身子撞着叶修,呜呜咽咽地讨竹子吃。


“对不住。”叶修轻声说,“我……走不开。”


阿彩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的手。


“阿彩,你自己去找些竹子吃,好不好?”叶修声音温柔,用手背顺了顺阿彩背上的毛。


貔貅顺从地拱了拱叶修的手,摇摇晃晃地走远了。


四下再无声音,天地间仿佛只剩叶修一人,睁着双眼,目之所见却是一片苍茫萧瑟。


黑色的血污凝在苏沐秋脸上。他的嘴唇破了,渗着触目惊心的颜色。


他的手臂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弯折着,骨头已是粉碎,连接骨都无从接起。天气炎热,属于死人的气味隐隐浮起,叶修心下更是慌张,却也是无法而施,只盼着可以天降一场大雨,洗去苏沐秋这一身的污秽。


然而一直到日头沉沉西落,天上也干净得一丝云彩都无,清清朗朗。




苏沐橙睡了再醒,却发现叶修仍维持着先前的姿势,分毫未动。


哥哥的尸身仍安稳地睡在他怀里。


叶修见她醒了,缓缓抬起头,双目却一眨未眨,嘴唇干裂,哪里还有往日星目朗朗的模样?


“阿彩呢?”苏沐橙凑到叶修身边,将头靠在他肩上。


“去找吃的了。”叶修哑着嗓子。


“嗯。”苏沐橙点点头。过了半晌,才道,“叶修?”


“嗯。”叶修沉沉地答应道。


“谢谢你……带哥哥的尸身……回来。”苏沐橙声音颤抖,缓了好几次,才将话说完。


叶修身子微微一震,又马上平静下来。他微微侧头,靠着苏沐橙的小脑瓜,嗫啜道:“对不住……我没能将他活着带回来。”


“不怪你。”苏沐橙一句话说完,眼泪成串地砸下。


竹影斑斑,天色渐晚。二人就这般互相依偎着,谁都未起身掌灯,只在寂寂无言中,看着那黑暗一点点将他们吞噬。



评论

热度(59)

  1. 浅临妈蛋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