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临

初三淡圈

碎碎念(。)

跑上来说一发x虽然可能有点唐突但是(。・ω・。)

那个……还希望我继续写吗?

一方面是因为马上就要结束寒假了所以要长弧一段时间努力学习……暑假会继续(´・ω・`)也许会突然诈个尸什么的ε==(づ′▽`)づ,另一方面是因为感觉自己文笔不好想要提高( つ•̀ω•́)つ(主要原因otz)不过即使答案是不希望,也只是去坚持积累学习而不会封笔的!

(十分感谢小天使们qwq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回访过的(。・ω・。)ノ♡如果打扰了的话很抱歉)

丢个QQ3050108918想深交的话欢迎勾搭(づ′▽`)づ

希望食用愉快ヽ(゚∀゚)ノ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做了个尤里主题的瓶子(ฅ>ω<*ฅ)
想写篇性格分析x

碎碎念(。)
是的我摸鱼看电影去了(……)
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看完了电影《乱世佳人》,以前小学时把原作《飘》翻过一两遍,只觉好看。前段日子去图书馆借了一本,然而只是删减版。这次看的电影版里删去了部(da)分(liang)有趣的细节,但对人物心理发展的表现却更突出了,原作时不太能理解白瑞德到最后对爱情的完全放弃,在电影版里却如同亲身经历,甚至完全代入了自我。
(凭记忆…)故事讲述了一个生活在塔拉庄园里无忧无虑的少女斯嘉丽(或郝思嘉、思嘉)于某一天宴会前遇到了人生中的转折,她所一直深爱的艾希礼要同他的表妹媚兰在十二橡树庄园订婚,当天她不肯接受又无处抒发苦闷之情,跑去找父亲杰拉米德倾诉,此处她的父亲告诉了她塔拉这片土地的重要性,甚至于胜过她的生命。这也是全文的主线之一,也为后来的故事发展做了铺垫。
在第二天的宴会上,斯嘉丽打扮漂亮得胜过了其它所有女孩儿,却因向艾希礼暗示未果后故意在宴会上对其它男孩儿示好。中午其它姑娘们睡觉时,她偷偷跑去找艾希礼表白被拒,失态时才发现隐藏在现场的白瑞德,然而白瑞德并不是位“绅士”,这使得斯嘉丽一开始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在出房间后,宴会上,得知了战争要开始的消息,几乎所有的南方人都认为南方一定会赢,她目睹艾希礼在出征前与媚兰的亲近,心乱如麻,迅速答应了身旁男士的求婚,把自己嫁给了还没出征的媚兰的哥哥。
战争开始了,她的第一任丈夫没过多久就因病死了。她在闺阁内痛哭自己的不幸,被母亲安慰着送去了媚兰所在的亚特兰大。在这里有一场为医院里战士募捐钱款的宴会,斯嘉丽因为还在守寡所以不能上舞会去跳舞,心里愤然不平。突然有一个活动,在场的男士可以出钱请自己心仪的贵族小姐跳支舞,用以做募捐钱。在喊价舞池中的贵族小姐们时,白瑞德出高价邀请了舞池角落里一身黑衣的斯嘉丽。(原作中记不太清楚了,斯嘉丽的父亲杰拉米德来了亚特兰大企图责怪斯嘉丽,却因和白瑞德打赌输了钱而被斯嘉丽威胁着不要告诉妈妈)
再之后战况急转直下,北方佬打进了亚特兰大,媚兰却怀了孕要生了,斯嘉丽无处可依,城里的人也基本都逃走了,她情急之下想到了白瑞德,便从妓院里找来了白瑞德,带着媚兰和她刚产下的儿子,一个黑人女仆和白瑞德一起冲出了被包围的亚特兰大,并于此时和准备要参加最后一场战争的白瑞德分别,心中只念着要回塔拉的念头,于是便带着一车人回去了。然而展现在眼前的,只有满目疮痍的塔拉。
因为北方佬曾经停留在过塔拉,所以十二橡树庄园的房子都被炸了,斯嘉丽所钟爱的塔拉还在。她安置好众人,面对逝去的母亲和神志不清的父亲,坚定地扛起了一家生活的重担。
突然有一天,有一个北方佬闯了进来,差点就要掠夺走塔拉的物品,危机时刻斯嘉丽开了枪杀了他,回头发现产后仍然虚弱的媚兰提着刚找来的斧头站在身后,当发现斯嘉丽已经杀了他时,一向被认为柔弱的她说:“我真高兴你杀了他。”并掩埋了尸体。(之所以特别提这段是因为觉得两个女人都好帅啊x)
(此段在塔拉的生活电影里删去了不少,斯嘉丽那段时间真的过得挺不容易的)
战争结束后,艾希礼回来了,斯嘉丽一边望着他和媚兰的亲近,心中痛苦焦灼,可又开始面对另一件事,就是塔拉的税款,如果交不出300金元的罚款她就要失去塔拉。(应该还有一段和艾希礼关于塔拉的对话,唤起了斯嘉丽对塔拉的热爱,不太清楚先后发生顺序了)情急之下,斯嘉丽扯了家中的法兰绒窗帘做了身礼服,跑去城里找白瑞德。
此时白瑞德有百万财产,却被北方佬关在了监狱里,斯嘉丽跑去监狱里见他,却被白瑞德告知那笔钱暂时无法动用,恼羞成怒之下,她嫁给了第二任丈夫,与妹妹彼此深爱的未婚夫,只为了凑钱救塔拉。
结婚后,性格强势的斯嘉丽屡次插手丈夫生意上的事情,遭到了丈夫的反对和邻里的非议,终于在一次穿越贫民区想要做交易的时候,差点遭受侵犯,当天晚上他的丈夫、艾希礼等人跑去袭击那些贫民北方佬(此处有点没看懂,但肯定是为了给斯嘉丽报仇),被白瑞德救了一命,然而斯嘉丽的第二任丈夫中了子弹死了,而斯嘉丽在她刚遭受完袭击回到家时还责骂她的丈夫“一点都不在乎她”,为此斯嘉丽多少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和屡遭生活不幸的哀痛。白瑞德在此时向斯嘉丽求了婚,斯嘉丽答应了。
两人结婚后,斯嘉丽终于有了取之不尽的财富,然而心中却一直对艾希礼念念不忘,在生下邦妮几年后与白瑞德因艾希礼闹了矛盾,因此白瑞德想要“全心全意地爱邦妮,她是一个没有经历灾难、战争,并且可以全心全意爱白瑞德的‘斯嘉丽’”,然而随着两人之间矛盾越来越大,白瑞德甚至已经到了提离婚的地步,在有一次带着邦妮前往英国后发现邦妮不能没有妈妈,于是无奈返回,发现斯嘉丽又怀了孩子,与斯嘉丽发生争执后冷语相待(其实这时斯嘉丽跑出来是想迎接白瑞德的)导致斯嘉丽滚下楼梯,孩子也流产了。白瑞德痛苦于自己的过失伤害了所爱的人,而另一边斯嘉丽睡梦中呼喊着白瑞德的名字却又喃喃到没有用了。
最后使事情走向不可逆转的是邦妮在骑小马时像斯嘉丽的父亲杰拉米德一样在翻越护栏时从马上摔了下来,死去了。她的死也使白瑞德彻底灰心,没过多久媚兰也在生第二个孩子时难产去世了,她临终前与斯嘉丽的对话终于使斯嘉丽明白了自己所爱的是白瑞德,而艾希礼也明白了自己真正爱的是媚兰。然而媚兰逝去了,而斯嘉丽没能挽留住白瑞德,片尾在心中想要追回白瑞德,心中扔抱有希望地说“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斯嘉丽,有着狡猾与自私,美貌与活泼,对生命的热爱和面对灾难的不屈,以及对土地的热爱,对所爱之人的热情,这种性格也推动了整个剧情的发展。
白瑞德,在同样具备狡猾自私并且聪明的同时又一往情深,令人捉摸不定,甚至于是个一般人眼里的怪人,对女儿邦妮的疼爱使得他后期在左邻右舍的眼里形象迅速变好,只是为了女儿未来的人际关系。在对爱情彻底失望后转身不带一丝留恋地离开。
艾希礼,情感上爱斯嘉丽,然而也明白自己和斯嘉丽不是同一种人,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并且不敢违背伦理道德背着媚兰出轨。具有绅士风度却也懦弱胆小,在媚兰死后明白了自己真正所爱是媚兰。
媚兰,温婉,善良,坚定,慷慨,机智,勇敢,善解人意,具有一切美好的品质,不歧视任何人,真正值得尊敬的人,视斯嘉丽为亲姐妹并深爱着斯嘉丽,在白瑞德对斯嘉丽失望时支持白瑞德,在邦妮死时安慰白瑞德。
故事主线清晰明确,步步推进,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深刻体现了美国部分历史,描写生动,情节深刻,全文虽长却并不会让人感到拖沓,是玛格丽特·米切尔一生唯一一部作品,写的时候甚至是先从结尾写起。原书名《明天是个新日子》后改名为《飘》。后来改编成的电影《乱世佳人》在全球引发热潮。
(以上⊙▽⊙写影评写了一个小时…其实没说什么观点otz我个人还是很欣赏斯嘉丽那种坚韧的生命力和面对苦难不屈的态度的,最喜欢的名著(比心)

【奥尤】执子之手(猫化梗5)

这章结局w
——————————————
“奥塔别克选手,请问尤里选手是否扔未苏醒?状况如何?能否参加下一场大奖赛?”“奥塔别克选手对于下一赛季有什么安排吗……”尤里和奥塔别克一出宾馆的大门,就被记者团团簇拥住了。一片闪光灯咔嚓响起,奥塔别克捂住了尤里的眼睛,另一只手戴上了自己的墨镜。之后接过记者递过来的话筒说:“尤里暂时还未苏醒,但我们都相信他很快就会醒来。”突然感到手下的猫咪轻微挣扎了下,一瞬间奥塔别克的嘴角轻微上扬了下,旁边的记者没有忽略这个细微的瞬间。“那您怀里的猫是尤里选手的吧?”“是的,在尤里昏迷期间代为照顾。”那为什么不由其他人来啊!你们到底到了哪一步了啊!记者在心里暗暗吐槽,但没人敢问。“那那那……”“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还请让一下。”人群之中顿时让开一条路来,奥塔别克缓步穿过,将喧嚣的人语声都抛在了身后。

在「尤里」病房的门口前停下,奥塔别克的手握着门把手,却迟迟没有推开。他明白自己是开始无端地开始担忧了,如果他一辈子都换不回去了怎么办。尤里抬头一看,正好和奥特别克的视线对上,瞬间就明白了奥塔别克到底在想什么了。默默在心底啧了一声,用爪子狠狠抓了一下奥塔别克,他吃痛后看着尤里,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是啊,他还在身边,就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当天晚上尤里是和奥塔别克在医院睡的,他叼着跟笔在纸上沙沙写下问奥塔别克为什么不回宾馆睡,抬头看向奥塔别克,听见他说:“想你醒了的话,能第一时间看到你。”

尤里沉默了半晌,跳起来关了房间的灯。

窗外暖暖的阳光照射在少年的脸上,睫毛在轻微颤动后睁开了双眼,他用因躺了多日而略显无力的胳膊支撑起身体,金发垂下到颈侧,所及视线可以看到细小的灰尘粒子反射着光,纷纷扬扬向上空飘浮而去。一瞬间恍如隔世。愣了两秒后,视线在四周飞速寻找起某人的踪影。

左边的陪护床上,奥塔别克似乎仍然在睡着,他用手指戳了戳那人的侧脸,看到那人似乎因受不了阳光的强烈而勉强睁开一条缝,却在看到他后蓦然放大了瞳孔。

“喂,我醒了,你大奖赛的金牌可就不保了。”尤里在看到奥塔别克放下心后,扭过头说道。突然感受到伸出去的手指上传来的温度,他有些惊慌的转头,看到一双带着些许温暖笑意的眼眸。

————————————————
放在篇尾的碎碎念w
还有一篇后续番外的(ฅ>ω<*ฅ)
其实刚刚被骂了……治愈一下自己x以后学习可能就更要紧了otz
五章完结其实和想象中差不多⊙▽⊙本来想着差不多六章后来觉得原定的剧情里有一部分太生硬就砍了(……)如果可以的话想再修改一下放个百度云全文链接(不知会什么时候x)以及因为一些原因稍稍延更十分抱歉(土下座)
这是第一次写像这样连载的短篇,其实以前写的都是正剧向的很少写这样甜的文,港真感觉自己不够走心otz如果有ooc或者不足(还有水平不够⊙▽⊙)的地方都欢迎指出的w
新年还会有一篇贺文(abo炖肉)之后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写文了,年后赶作业并且积累文力(x)
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ฅ>ω<*ฅ)

【奥尤】执子之手(猫化梗4)

这章相认⊙▽⊙
——————————————
尤里迎着早晨的阳光跑到走廊里,谢天谢地这时候走廊内人不多。他跑向服务台的方向,在飞逝而过的景物中定位着纸和笔。

那里有!他双眼放光地扑了上去,却在半空中被人拎住了后颈的皮毛。挣扎未果,发现是护士长充满黑气的脸,随后他就被扔了出去,医院的大门在他面前关上了。

医院不能养猫啊……他后知后觉的想着,确实呢,前几次医生和护士们来的时候他都是被奥塔别克塞到床底的。哎,居然以为以为这道门就能拦住小爷。他从一旁的墙壁上几个跳跃,就找到了那个房间。他用力地使爪子敲击在关着的玻璃上,窗户内的奥塔别克抬头注意到了这边,就开了窗户,被扑进来的猫咪撞了满怀。

已经连续看护了三天的奥塔别克被雅科夫硬是推了出去,本来是想着拒绝,可是就连护士长也过来帮忙,说按理应该是一天换一个人的,三天对精神消耗太大了,不要病人醒了自己却先倒了,而且太过疲惫看护也容易出岔子……这个时候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于是奥塔别克望着「尤里」的脸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同意了去医院对面的旅馆住一晚上,为了休息一下补充体力。

他拎着箱子向医院外走去,尤里一早就寻找好了位置,坐在奥塔别克的帽子里望着外面。自从到了巴塞罗那还没来得及好好玩玩呢就出了这档子事。啊宾馆!宾馆会有纸和笔吧!他趴在奥塔别克的背上幸福地想着,于是旁边的过路人看到猫咪身边环绕着一圈粉红色的泡泡,吓了一跳。

办理好了入住手续,他推开房间的门,昏暗的灯光充盈着陌生的房间,无端带来几分安全感。一直从背后的帽子里趴着的尤里轻巧地落在地面厚厚的地摊上,他走到书桌前,终于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纸和笔!不远处的奥塔别克似乎并不在意房间里还有只猫在场,打开了浴室的门。

尤里用两只爪子将笔从笔筒夹里了出来,爪尖的指甲很快就把笔帽打开了,笔在纯白的纸面滚了一圈,在尤里的爪子前停下了。他用爪缝去夹笔,没写两个字就抬不起来爪了。难道……他抬头看着书桌前的镜子,小小的虎牙在灯光下闪烁着。

妈的拼了。他咬牙叼住了笔尾,费力地写出“我是Yuri”这几个字,笔尖颤颤巍巍在纸上画出一道一道的痕迹。当最后一个i的竖写到一半的时候,奥特别克出来了。

朦胧的水汽遮住了大部分的身躯,但仍可以看见宽阔的肩膀和结实的肌肉线条,他回头看向桌子方向,发现桌子上猫咪的一只爪子捂住鼻子,爪下几道鼻血痕迹。

他用毛巾擦着头发,刚想把猫咪抱起来,却突然像是整个人怔住了一样,站在桌子前一言不发,尤里迫切地看向奥塔别克,看到他的嘴唇有微微的颤抖,半晌才终于长出一口气,指着字问向尤里:“尤里?”

尤里努力使自己猫的身体摆出一个像是在点头的姿势。

预想无数次的场景终于到来,奥塔别克会抱着他哭一场吗?还是会骂尤里这么久都不告诉他?尤里有些忐忑地等待着。

然而都没有。奥塔别克抱起毛有些蓬乱,脸部还沾着可疑红色痕迹的猫咪,放进浴室的水分里。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没入水里的尤里呆住了,只能任由奥塔别克将猫用沐浴露打在它的身上。被用吹风机吹干后扔在了柔软的床上。

哎哎哎奥塔别克你要干什么?他心里咆哮着,然而却被拥入温暖的怀里,随后是一片黑暗,奥塔别克似乎把什么东西砸到了灯的开关上。尤里缩在奥塔别克的怀中。这是认出他来了,还是没认出来?他用脑袋顶了顶身前的人,突然感到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

果然还是认出来了吧。他靠在被窝里,心在胸腔里渐渐安定了下来,沉入了甘甜的梦乡。
——————————
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高产过……
想描写的奥总大概是那种沉默的并且含蓄的温柔,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来(ฅ>ω<*ฅ)

【奥尤】执子之手(猫化梗3)

每天都在这个时间(x)
——————————————————
好无聊啊……尤里扒拉着奥塔别克短短的头发想着,明明距离他昏迷才过了一天而已,勇利维克托他们来探视的时间也不过才两小时,就被护士长以“病人需要休息”为由赶出去了。
本期待着奥塔别克能带自己出去玩,谁知他坐在病床旁边一整天,即使偶尔起身也不过在房间内活动,去过最长的距离是走廊外的抽烟区。尤里坐在他的肩头跟着去了,一闻到那种浓浓的烟味就想跑,小爷可不想从这熏着啊!于是跑到了玻璃门后躲着。

回头看向门内的奥塔别克在门里一支接一支地抽,就像他们已经身处了两个世界,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弥漫开来,酸酸的,涩涩的。

很快一盒就没了,当奥塔别克摸进空的烟盒的时候微微怔了一下。自从参加大奖赛以来,虽然偶尔也有抽烟,但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失态过。是因为他。奥塔别克望向病房的方向,眼神渐渐开始失去目标。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放在那个少年的身上。是因为他的眼神太夺目了吗?就像钻石一样。在午后的舞蹈教室里,像只小孔雀一样骄傲地舒展开自己的身体,紧绷的脊背包含着他高傲的自尊,将那坚定不移的目光投向房间的某个方向。

“喂喂,看那边那个人!”他听到旁边的男孩说到。“好厉害啊,是天才吧。”“他是是尤里·普利塞提哦!”“那个尤里?”“是啊……”男孩露出羡慕的目光,“总有一天,我也能做到那样的吧……”奥塔别克看着他们,悄然离开了人群。

后来在他几年的修行生活中,总是偶然间想起尤里的眼神。明明只是萍水之缘的人,却开始在意起他的一举一动。在比赛中输了赢了,最近又去了哪些地方,甚至是几张自拍,几道美食,他又抑制住了想要问问尤里最近过得怎么样的欲望,又投入到了艰苦的训练之中。

三年久别重逢,看到的尤里又长高了些,果然已经不记得我了吧?他在机场注视着尤里,有点瘦了,身形出现了少年发育期特有的线条,却还是一样的将脊背挺得笔直。在冰场上的他更是绽放出自己所独有的光芒,令任何人都挪不开注视的目光。至于奥塔别克自己,也在将金牌以外的生活中,悄悄关注着他的成长。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只是稍稍不在身边,竟然会昏厥不醒到现在,连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他不是会胡思乱想的人,啊,尤里现在会不会已经醒了?他起身跑过走廊,在病房门前却又迟疑了,打开门,看到的依然是那人沉静的睡颜。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这样安静了吧。奥塔别克无奈地想着,将手指依次划过床上那人的光洁的额头,小巧的鼻尖,最后在红润的嘴唇哪里停留了半晌,又急忙收了回来,仿佛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房间一时陷入无边的沉寂。他垂下手,拿起盘子里的刀,开始慢慢地削苹果。

门边的尤里安静地跳上床,趴在奥塔别克的腿上暗下决心。

是时候该考虑如何变回来了。